平博88

中央人民政府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

最新热点
乞讨为生的西藏小农奴,如今……

今天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同时今年也是西藏和平解放第70周年。在中国社会主义大家庭里,各族人民把贫穷落后的旧西藏建设成了经济繁荣发展、社会全面进步、生态环境良好、人民生活幸福的新西藏。苦难和新生   在以前的西藏,不到人口5%的农奴主占有全部耕地牧场,95%以上的人世世代代为农奴。在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订,宣告西藏和平解放。1959年,中央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百万农奴成为自己和西藏的主人!这是西藏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折点,也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祖国统一事业的一件大事。   西藏立法机构于2009年1月19日表决通过了一项议案,为纪念50年前在西藏进行的民主改革,将每年的3月28日定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延续了上千年,如今这段历史不过是史书上的一段文字,但对于那些遭受过迫害的西藏农奴来说,这一段历史是永远存在的黑暗记忆。只有经历寒冬的人,才知道春天的温暖。而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困于过去,而是重获新生。   微观西藏   昔日的小农奴住上了边境小康村新房   西藏在经历过民主改革之后,在世界屋脊上铸起了不朽丰碑,开启了从一无所有到盛世繁华的光明前景。高原人民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逐步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旦增措姆出生于1942年,是西藏日喀则市萨嘎县雄如乡卓巴布村村民。旦增措姆小时候,他们一家一边给农奴主放羊,一边靠乞讨维持生活。实在活不下去的旦增措姆一家,偷了农奴主的羊,翻山越岭,一路逃跑。农奴主很快把他们抓了回来,旦增措姆的父亲被打成残疾,遮风挡雨的氆氇帐篷也被抢走,一家人只好住在山洞里。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大幕拉开,旦增措姆的苦难也划上了句号。一名派驻当地宣传民主改革政策的藏族干部成为了她的丈夫。受丈夫影响,旦增措姆申请成为志愿者,参与宣讲民主改革相关政策。1962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如今,旦增措姆家有一百多头牲畜。2020年,一家人还搬入了政府出资修建的边境小康村新房。   摘掉“穷帽子”,搬进了新家西藏60后大叔伦珠,个子不高、清瘦精干,家住昌都市察雅县。现在,走进他位于岗孜卡易地扶贫搬迁点的新家,小院内一股暖热迎面扑来。易地搬迁后的第一个冬天,伦珠就在院顶加盖了阳光棚,为一家人遮蔽风雨,也守护了家的温暖。“是党和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扶持,彻底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现在我们生活越来越好,那顶‘穷帽子’也摘掉了。”伦珠幸福地说。   格桑花开夕阳红次旦出生于1941年,是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昆沙乡前进村3组村民。在旧西藏,次旦一家四口没有土地,一直乞讨为生,食不果腹,有时只能吃死去牲畜的肉充饥。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大幕拉开,次旦分到了土地、牲畜,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了正常生活。如今,80岁高龄的次旦,在阿里地区特困人员集中供养服务中心安享晚年。   今天的生活,就像梦里梦到那样甜   山南市加查县热果村109岁的村民索朗卓玛,见证了雪域高原历史变迁。从呱呱坠地起,她就以农奴的身份历经半个世纪的波折和苦难。民主改革后,她有了做梦都想拥有的土地、房屋和牛羊,摆脱了被剥削、被压迫的生活。改革开放后,身患残疾的女儿次仁宗巴接过全家脱贫致富梦想的接力棒,努力奔向小康生活。   插上逐梦的翅膀在西藏大学的校园里法学专业学生次仁桑姆,开始了一天的学习生活。在自习室里,打一杯热水,找一个靠窗的位置,感受为梦想付出的那份执着。在体育场,穿一身运动服,跑一个五公里,享受挥洒汗水后的那份快乐。大学几年,让这个曾经内向不敢说话的女孩,慢慢变成了自信、阳光的姑娘,站在迎着光的地方,对每件热爱的事物全力以赴,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次仁桑姆在运动场上锻炼“大学生活里最开心的事,就是结识了很多优秀的朋友,他们让我丝毫不敢松懈,帮我养成了自律的习惯。”谈起与同学们相处的点滴,次仁桑姆总是那么快乐,总有讲不完的故事。“每周五是我和同学们最期待的锅庄时间,我会教汉族同学们跳锅庄,大家手牵手、一起跳,这是释放一周压力最好的办法啦。”跳累了,同学们就会围坐在草坪上,一起谈人生、讲理想,偶尔也会聊爱情,交流与分享让大家亲密了关系、开阔了视野。次仁桑姆教汉族同学们跳锅庄“我来自牧区,我的家在当雄县羊八井镇桑萨村,我的父母一代都没有读过书,妈妈在比我现在还小很多的年纪就开始放牲畜、干农活,终日忙个不停。”次仁桑姆觉得自己很幸运,“家里有六个孩子,我是最小的,多亏有政府的教育惠民资金,大大减轻了家里供我读书的经济压力,让我可以在美丽的大学校园里,享受优质的教育,勇敢追逐自己的梦想。”谈到未来,她已经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想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用她学到的法学知识,为家乡的法治社会建设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这位农奴的后代被称为“青稞界袁隆平”   西藏农科院院长、国家青稞育种创新团队首席专家尼玛扎西,他是西藏百万翻身农奴的后代。   在世界屋脊种粮31年,他热爱农民,把农民当自己的亲人,把土地当自己的土地……一心扑在青稞上,为西藏农业高质量发展,为西藏粮食总产量取得历史突破作出了重要贡献,却也熬尽了自己。2020年9月5日,在做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的途中,55岁的尼玛扎西突遇车祸,猝然离世。   每次谈起农科院的历史,尼玛扎西都会念起一首诗:“甘白山下农科院,瓜果梨桃样样有。越冬青稞是方向,造福西藏立新功。”“造福西藏立新功”,冥冥之中,成为所有高原人民的一种召唤,一种使命。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的巨变,体现在这一双双手里   达瓦展示他的“四代”藏式房   达瓦是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山南市克松社区居民,他的父母曾是克松庄园的农奴。他说:“听父母说,旧西藏时一家人住在牛棚里,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民主改革后,我们家先后盖了四代房,一代比一代宽敞明亮,我的手是安居乐业的手。”   “手是人类的双桨,人类就是凭着这样一双桨,把自己划离了猿群,划进了新的世界。”(选自《生命之桨》)   然而,西藏民主改革前,百万农奴即使有“生命之桨”,也无法将自己划进新世界,甚至无法让自己过上比牲畜更体面的生活。占西藏人口不足5%的农奴主及其代理人,几乎占有西藏的全部土地、牧场和绝大部分牲畜,而占西藏人口95%的农奴却没有生产资料和人身自由,无法支配自己的双手,去冲破枷锁、改变命运。   1959年3月,波澜壮阔的民主改革席卷高原大地,彻底结束了残酷的封建农奴制,百万农奴翻身解放、获得新生。他们第一次用完全属于自己的双手,牵起自家的牛马,犁开自己的田地,播下希望的种子。那双曾被束缚、被桎梏、被奴役、被支配的手,变成民族团结的手、自由选举的手、勤劳致富的手、安居乐业的手、守护健康的手、学习知识的手,不断创造着美好的生活。   西藏山南市克松社区的云丹在打篮球   白玛央宗在自家承包的蔬菜大棚里采摘蔬菜   左图:卓玛央金在清点自家超市收入的现金;右图:卓玛央金和女儿在自家超市里合影   左图:村医白玛措姆展示她的听诊器;右图:村医白玛措姆在工作   次罗在展示他的人大代表证   左图:巴杰展示自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右图:巴杰在家中展示五彩青稞   白玛罗布在家中学习   左图:扎西双手拿着旧西藏时自己使用过的镰刀;右图:扎西在自己家中为了格桑花美丽绽放   这些发生在新西藏肉眼可见的生活变化离不开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是他们肩负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新征程的历史使命,承载各族人民的热切期待,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凝聚了磅礴力量。   畅通电力天路,惠及千家万户   2016年以来,国家电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累计完成电网投资494亿元,10万多名工程建设者先后建成了青藏、川藏、藏中和阿里4条“电力天路”,让西藏千家万户用上了放心电。   据统计,到2020年底,西藏主电网已覆盖全部74个县(区)、供电人口约330万人。同时在电网工程建设中,积极使用当地工人,带动当地农牧民增收,仅2020年,西藏电力建设就带动当地农牧民增收2.93亿元。   西藏207万农牧民喝上“放心水”   西藏聚焦“两不愁三保障”,把解决高寒高海拔地区群众饮水安全与脱贫攻坚结合起来,投入资金51.1亿元,实施农村供水工程1.81万余处,全区农村饮水安全普及率达到99%以上,解决了207万农牧民饮水安全问题。同时,持续加强重点水利工程建设,农田有效灌溉面积新增73万亩,防洪抗旱能力持续增强。   15年“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的免费教育   旧西藏没有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学校。如今,西藏建成各类学校2400多所,对农牧民子女实行了从学前教育到高中阶段15年“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的免费教育政策,建立了完善的现代教育体系。   图为林芝市朗县洞嘎镇小学附属幼儿园的孩子在快乐地玩耍   今日的雪域高原,处处书声琅琅,桃李芬芳。回望民主改革前,占西藏总人口95%的农奴没有受教育的权利,青壮年文盲率高达95%以上。党的十八大以来,西藏在全国率先实现学前教育、城乡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15年免费教育,小学净入学率99.71%,初中毛入学率102.88%,高中阶段毛入学率86.62%,高等教育毛入学率47.65%。创办内地西藏高中班66所,初中班20所,在校学生16589人(高中生11416人、初中生5173人)。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特殊关怀下,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和教育强区战略不断深化落实,新时代的西藏青少年正在通过教育,改变命运、拥抱梦想、赢得未来。   支援民族地区的“青年人才行动”   近年来,聚焦构建长期建藏战略支撑,壮大推动西藏发展的青年人才队伍,共青团中央坚持输送和培养双轮驱动,努力为西藏发展补充新鲜血液。   2020年“西部计划”北京服务团西藏分团成员合影   一方面,按照“扩大规模、优化结构”的要求持续输送各类人才,做深做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西藏专项等人才输送重点项目,着眼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实际需要,选派具备相应专业能力的大学毕业生参与志愿服务,稳步扩大派遣规模,为志愿者安心工作生活排忧解难,稳定提高志愿服务期满扎根西藏的比例;以教育、医疗、电商、农牧、科技服务等领域为重点,组织动员各类青年专业人才进入西藏服务,加大博士服务团、研究生支教团等品牌项目以及青联委员走基层等活动在西藏的实施力度,积极推动专业技术人才短期到西藏开展援助工作。   另一方面,持续帮助西藏培养更多本地青年人才,采取送培训到受援地,组织赴内地学习培训、开展考察交流等方式,为西藏优秀年轻干部、青年教师、青年企业家、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等提供开拓视野、增长本领的机会。   在世界屋脊上的脱贫攻坚   脱贫攻坚以来,西藏的青稞牦牛、文化旅游、民族手工业等产业加快发展,在农副产品商品化和本地市场需求带动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特色产业发展的小高潮。   西藏脱贫攻坚是西藏历史上投入力度最大、动员范围最广、贫困群众得到实惠最多、脱贫成效最为明显的伟大减贫实践,践行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庄严承诺,彰显“中国之治”的巨大优势。   西藏作为全国唯一省级集中连片贫困地区,2020年已宣告消除绝对贫困!   脱贫攻坚取得的巨大成就,为加快建设团结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奠定了坚实基础。   1959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仅为1.74亿元。2020年,这一数字突破1800亿元!人均收入增长百倍!   牢记历史,珍惜现在,开创未来。新西藏的发展繁荣远不止如此,它也离不开各族儿女的前仆后继,而他们将汇聚成强大精神动力,继续奋力谱写西藏发展进步的新篇章。   高原大地,万象更新。今后的高原人民将继续荡起生命之桨、发展之桨,向着更加美好的生活扬帆远航!    【详细】

西藏七市地举行庄严仪式!

  高原三月,万木吐绿。28日上午,拉萨市举行“升国旗、唱国歌”仪式,隆重纪念西藏百万农奴解放62周年。   区党委书记平博88最新地址,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齐扎拉,区党委常务副书记、区政协党组书记庄严,区党委副书记、拉萨市委书记严金海,自治区领导张学杰、汪海江、旦科、姜杰、王卫东、陈永奇、汪海洲出席。   图为自治区领导出席拉萨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记者 旦增西旦 摄。   图为拉萨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旦增西旦 摄。   图为拉萨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旦增西旦 摄。   图为日喀则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扎西顿珠 摄。   图为日喀则市民穿着节日盛装参观新旧西藏对比展。记者 扎西顿珠 摄。   今天的布达拉宫广场庄严肃穆,用汉、藏文书写的“隆重纪念西藏百万农奴解放62周年”横幅格外醒目。上午10时整,升旗仪式正式开始。英姿飒爽的军乐队、国旗护卫队整齐列队,迈着铿锵步伐,护送鲜艳的五星红旗入场。一声“敬礼”令下,军乐队奏响《义勇军进行曲》,在场的各族干部群众、学生和解放军、武警官兵齐声歌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万众瞩目下,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在蓝天白云下高高飘扬。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来临之际,在即将和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的重要时刻,拉萨市举行“升国旗、唱国歌”仪式,隆重纪念西藏百万农奴解放62周年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   图为昌都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万慧 摄。   图为昌都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万慧 摄。   参加升旗仪式的各族干部群众一致表示,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西藏工作的重要论述和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聚焦抓好“四件大事”、实现“四个确保”,全面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学习党的历史,牢记党的恩情,坚定信心、担当作为,奋力谱写新时代西藏长治久安和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   图为林芝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王珊 宋建 摄。   图为山南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段敏 摄。   图为山南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段敏 摄。   图为那曲市“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万靖 摄。   图为阿里地区“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洛桑旦增 达珍 摄。   图为阿里地区“升国旗、唱国歌”仪式现场。记者 洛桑旦增 达珍 摄。   出席仪式的还有在拉萨的区人大、政府、政协省级领导同志,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武警西藏总队、空军拉萨基地负责同志。   区(中)市直机关干部、解放军、武警官兵、居民群众、师生、离退休干部、宗教界人士代表1000余人参加仪式。    【详细】

生命的赞歌——“天下第一道班”雪域之巅守...

  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青藏公路最高点。   冰天雪地,生命极限,是这里留给人类的印记。   风雪再大,环境再苦,但西藏的“生命线”——青藏公路在此路段常年畅通无阻。有“天下第一道班”之称的国道109道班,因青藏公路而生,与青藏公路相守。   60多年来,一代代道班工人接力驻守云端,用生命守护天路,用善举帮助路人,在青藏公路最高段唱响担当奉献的生命赞歌。   坚守——“路一天都断不得”   一夜银装素裹,唐古拉成了茫茫雪原。巴布和工友们紧急前往唐古拉铲冰除雪。   在国道109线K3349路段,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进行除雪除冰作业(2019年2月13日摄)。 新华社发(边巴央吉 摄)   现年52岁的巴布,已经在109道班工作了30多年,落下一个在工区人尽皆知的“毛病”:睡觉的时候,听不到车的声音,就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从小在道班长大,经历过好几次唐古拉大堵车。路堵着,车走不了,车主闹心,我们道班工人也难受。看到路通了,车走了,车主高兴,我们道班工人也高兴。”巴布说,刚参加工作那一年冬天,唐古拉一带几乎天天下雪,天天堵车,他和工友们整个冬天都在冰天雪地里保通。   后来,只要碰上下雪天气,巴布经常整夜不睡觉,隔一段时间,就顶着雪花到公路上看看有没有堵车。   他说:“路是国家的经济大动脉,一天都断不得。”   在国道109线K3351路段,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进行除雪除冰作业(2020年3月11日摄)。 新华社发(后耀军 摄)   青藏公路最多时候承担了80%以上的进出藏物资。路一断,就意味着西藏可能面临物资短缺、价格上涨的风险。   28个人,40公里路,道班工人一年365天驻守保通,喊出“养路为业、道班为家、人在路上、路在心上”的口号。   年平均气温零下8摄氏度,最低温度零下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不到海平面的一半,一年中有120天刮8级以上大风。这就是道班工人的养路环境。   在国道109线K3363路段,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进行除雪除冰作业(2020年3月11日摄)。 新华社发(后耀军 摄)   1983年4月,唐古拉山顶突降暴雪,道班工人昼夜苦战。路通了,工人们的手套却和皮肉冻在一起,只能用刀子一片一片割下来,鲜血淋漓。   2017年保通任务中,有的道班工人出现冻疮,脚肿得脱不下鞋子,只能用剪刀将鞋子剪开涂冻伤药。   穿越冻土区的青藏公路,受冻土融沉和冻胀影响,路基很容易变形。   “刚养护好的路面,没多久又坑坑洼洼的。”西藏自治区公路局安多公路养护段109养护点副段长地嘎说,通过唐古拉山的车辆高峰时期日均上万辆,且多是30吨至50吨的重型车辆,一年光修理路段坑点就1万多个。   长期工作生活在极高海拔地区,道班工人的身体明显透支,备受高原性疾病折磨。   “要说苦不苦,确实苦,但这是我们的工作,再苦也得干。和修路英雄相比,和老一辈养路人相比,我们吃的苦算不上什么。”地嘎说,把养路工作多做好一分,过往的司机安全就会多一分保障,“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在国道109唐古拉山口路段巡查(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正如一位骑行者留言:能够站在海拔5300米的地方就是强人,能几十年坚持工作在海拔5300米的就是英雄。   1990年,交通部正式命名109道班为“天下第一道班”。   “‘天下第一道班’是至高的荣誉,可是,109道班都是些再普通不过的养路人。”地嘎说。   在国道109唐古拉山口处,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检查山口的挡雪板(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传承——“养路工人就应该在路上”   46岁的扎西次仁,一家三代养路。   他的奶奶丹珠,青藏公路建成后在唐古拉山口做养路工,直到1982年退休。   扎西次仁的父亲扎郎,1962年成为养路工,一干就是30多年,还以道班工人的身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在检修施工机械(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生前,扎郎当班长10年,平均每天工作14小时以上,其间只请过5天事假。因为常年在高寒缺氧环境中高强度劳动,扎郎患上了慢性支气管炎等疾病,10余次昏倒在工作岗位上,却只住过3天医院。   “看不到路,比什么都难受。”躺在病床上,扎郎依然想着养路工作。   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在试用铲雪机(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1996年8月4日,扎郎开车返回唐古拉工区途中,突发疾病去世,年仅50岁。经解剖检查,他的病是“陈旧化脓性脑膜炎”。在场的医生感叹:“人病到这种地步,还在坚持工作,简直是奇迹!”   扎郎用平凡的养路人生,践行“随时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入党誓言,被评为“青藏公路路魂”。   “作为养路工人,就应该在路上。”这是扎郎生前常对扎西次仁说的话。   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在清理国道109上的垃圾(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在道班工作20多年的扎西次仁,2010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如今,他对父亲的话感受越来越深。   时过境迁,道班工人的养路条件得到很大改善,铁铲、十字镐和抬砂石的箩筐换成了挖掘机、装载机、翻斗车,住房从帆布帐篷变成了保暖效果好的工区房,但路魂精神依然在激励新一代道班工人,道班故事也感动着无数过往路人。   在国道109线K3378路段,安多公路养护段投入大型机械清除冰雪(2019年2月16日摄)。 新华社发(边巴央吉 摄)   在安多公路养护段办公室,扎西次仁(右一)和同事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人上五千米,一步三喘气。”   在雄鹰都难以飞过的唐古拉山,汽车抛锚、旅客晕倒的事情,几乎天天发生。唯一驻守的道班,就成了“救命稻草”。   在安多公路养护段家属院,扎西次仁(左)和同事准备为工区工作人员发放疫情防控物资(2月8日摄)。 新华社发(斯塔卓玛 摄)   1990年,道班工人自发设立临时救助站,除了免费供应热水、氧气,还专门腾出了几间“客房”,免费供路人休整。   满墙的锦旗和留言,讲述着109道班曾经帮助过多少受困唐古拉的行者,记录着109道班曾经留宿过多少旅行的人。   在安多公路养护段家属院,扎西次仁(左)和来访的客人交流(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天下第一道班,天下第一温暖。”一位骑行者留言,做一个选择很容易,但要坚持一个选择很难。道班工人几十年接力提供免费救助,传递着感动。   扎西次仁在“天下第一道班”纪念碑前留影(2020年5月3日摄)。 新华社发   铭记——“道班改变了我的命运”   回想起在109道班当工人的时光,92岁的琼措说:“路,改变了西藏的命运。道班,改变了我的命运。”   出生于1929年的琼措,老家在那曲市聂荣县,家里曾是世代农奴。   “给农奴主干活没完没了,除了一点吃的,没有任何酬劳,却只敢在心里嘟囔,这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92岁的109道班退休职工琼措(左)和前来慰问的安多公路养护段工作人员聊天(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20世纪50年代,西藏依然处于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   为解决解放西藏进程中严峻的交通困难,11万名进藏部队和筑路工人、藏族民工以及工程兵技术人员,奋战在崇山峻岭和高寒冻土区,“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3000多名英烈牺牲在筑路岗位,以血肉之躯创造了人类公路建设史上的奇迹。   1954年12月25日,川藏、青藏公路同时通车到拉萨,结束了西藏没有现代公路的历史,养路的道班也同时成立。   “当公路修到家门口,看到卡车跑过,我就知道苦日子要结束了,好日子要来了。”尽管年事已高,但琼措对青藏公路通车记忆深刻。   安多公路养护段巡护车和一辆货车行进在国道109唐古拉山口路段(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如老人所盼,川藏、青藏公路紧紧连接起祖国内地和雪域高原,改变了西藏长期封闭的状态,成为西藏社会变革的先导。   1959年3月28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的武装叛乱被平定,雪域高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百万农奴翻身解放。   琼措从此开始主宰自己的命运。“听说青藏公路需要养路工人,我就报名来到了唐古拉山脚下……”   琼措说:“我们那一代的藏族养路工,几乎都是穷苦农奴出身。党帮助西藏修好了路,让广大农奴翻了身,还给了我们有薪水的养路工作,这是何等的恩情!现在我每个月有9000多元的退休金,日子无忧无虑。”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109道班的墙壁上,镌刻着建设和养护川藏、青藏公路过程中形成的“两路”精神。   国道109线K3349路段应急便道施工队的工作人员(前排)和来访者合影(1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批示强调,新形势下,要继续弘扬“两路”精神,养好两路,保障畅通,使川藏、青藏公路始终成为民族团结之路、西藏文明进步之路、西藏各族同胞共同富裕之路。   “青藏线上到处渗透着筑路志士的汗水,埋藏着英雄的鲜血,‘两路’精神不能丢。”安多公路养护段2020年新入职大学生阿旺卓嘎说,“两路”历史是每一位职工的必修课。   中华民族走到今天这般繁荣,正是因为有无数像“天下第一道班”这样的普通人,在各自平凡的岗位上担当奉献。   国道109线K3349路段应急便道施工队合影(2020年4月19日摄)。 新华社发(后耀军 摄)   文字记者:沈虹冰 张京品 田金文   视频记者:旦增尼玛曲珠   新媒体编辑:王宇轩    【详细】

无障碍服务 无障碍